3.22.2008

無限期休耕

3.21.2008

24小時送愛到Tibet(西藏)



唵嘛呢叭咪吽



和平鐘


台東都蘭部落──都蘭王子。今天特地從台東上來,獻唱都蘭部落祈福歌,聲音之優美,連外國旅客都駐足。


掄鼓


立鼓


惡靈退散,急急如律令!


祈求和平


台灣大學醫學院退休副教授──彭英毅。緣分真的很奇妙,316逆轉勝在板橋遇到一位七十餘歲的爺爺,那時候沒有拍到他穿著逆轉勝T恤的年輕模樣。今天,在自由廣場又遇見這位爺爺,和爺爺聊了一會兒。他的背包裡背有他的高中老師──趙制陽發表的文章,還有他自己印製的傳單。這麼多年來,爺爺一直記得高中老師的教誨。

趙制陽老師是一九四九年「四六事件」的受害者,無端被逮捕羈押。


可愛寶貝──特地從日本回來投票的夫妻幫孩子與和平鐘合照,被我側拍了。詢問小朋友的照片是否可以在玉山網路電視台公開,穿著逆轉勝T恤的太太說:當然!玉山網路電視台是我在日本的精神糧食。



更多聲援Tibet資料請看:台灣玉山長昌台

3.17.2008

給孩子一個可以大聲呼喊的國名

Josephine攝

奧運八搶三打完了,上個星期,MSN上一整列都是有關棒球的暱稱,我有一群熱愛棒球的朋友,從國中到現在。我也有兩個超愛棒球的家教學生及其家長,上星期台澳比賽,剛好是上課時間,家長不顧現在是否在上課,衝到門口大喊「4:0!我們超前!」那堂課,兩個學生都不太專心。

他們問:


老師,

為什麼我們打贏不能唱國歌?(我們暫時還是稱「三民主義 吾黨所宗」的國民黨黨歌為國歌)

為什麼別的國家都升國旗,我們要升「會旗」,會旗是什麼東西?

為什麼澳洲就是澳洲隊、韓國就是韓國隊,而臺灣不能叫臺灣隊?

為什麼......

因為,臺灣不是一個國際認可的國家。因為臺灣不是一個國家,所以很多國際組織我們都無法加入,即便臺灣擁有高水準的醫療與科技;因為臺灣不是一個國家,國際運動就沒辦法以國家的名稱參與、贏了也不能唱國歌、升國旗;因為臺灣不是一個國家,什麼自由貿易協定、亞太共同市場都離我們很遙遠。臺灣的國際處境,很艱難。

那ㄧ堂數學課,我幫他們上臺灣歷史,從聯合國「2758號決議文」開始談起,為什麼我們無法以「中華民國」重返聯合國,中華民國根本就還在聯合國,重返只有兩種方式:一、打敗中國;二、和中國統一,變成中國人。第一點,他們認為不可能;第二點,他們不願意成為中國人。

學生很關心臺灣是否能夠加入聯合國:那我們就用「臺灣」加入聯合國啊!我們明明就是一個國家。顯然他們不清楚常任理事國的否決權;也不明白,在臺灣有一群人握有公民投票權,卻拒絕讓臺灣成為一個正常的國家。關於臺灣的歷史,他們聽得很著迷,因為學校老師不會告訴他們這麼多他們想知道的事。

他們希望臺灣成為臺灣的理由很簡單,就是在幫國家代表隊加油的時候,可以大聲地喊「臺灣加油!」而不是什麼中華台北;希望國家代表隊勝利的時候,可以看到國旗飄揚,可以看著選手既感動又驕傲地唱國歌。他們的願望,僅僅如此而已,而他們很遺憾自己還沒有公民投票權。拜託大家,3月22日去投公投票吧!給孩子一個可以大聲呼喊的國名。


== 中國打壓臺灣選手歷史 ==
台灣扯鈴高手 揮國旗揚威西班牙(2008):「開幕典禮時,卓家宏拿著台灣國旗進場,但中國代表隊抗議,要求台灣國旗不得出現在會場,但主辦單位支持台灣,現場僵持不下。最後主辦單位讓卓家宏手拿烏克蘭國旗,而由美國選手拿台灣國旗繞場,以此變通方式阻止中國打壓。」連別的國家都在幫我們,我們怎麼能夠不爭氣一點啊!

第二十九屆法國明日節雜技大賽冠軍─林韋良 (2007年影片) 這樣優秀的孩子出國比賽被打壓,只能在表演結束大喊:我來自臺灣。


2006國際少年運動會中國代表隊搶奪臺灣國旗


中國打壓台灣進入國際衛生組織─WHO



=====新聞存檔=====

【陳揚盛╱台北報導】年僅十八歲的大學生林韋良參加第二十九屆法國明日節雜技大賽,以六分半鐘獨創單人扯鈴技藝表演零失誤,擊敗全球二十三隊代表,奪下最高榮譽首獎總統獎、四場次共六千名觀眾票選第一名、俄羅斯藝術表演家維克多奇特別獎。他是參加此大賽的台灣第一人,且首度參賽就勇奪三大獎。

台灣之光
本屆明日節雜技大賽月初在法國巴黎舉行,共二十四隊雜技代表參賽;此大賽與摩納哥蒙地卡羅雜技大賽、中國武漢雜技大賽、中國吳橋雜技大賽,並列為世界四大雜技大賽,如同職業網球的國際四大滿貫賽事,極受雜技領域人士重視。

業餘參賽驚豔全場
林韋良現就讀國立台北教育大學體育系一年級,他就讀台北縣建國國小五年級時,參加社團接受扯鈴訓練,至今九年已奪下多項國內外賽事金牌。舞鈴劇場藝術總監劉樂群說,林韋良累積所有技巧並創新自成一格,不但是國際屈指可數、能高拋四鈴的純熟高手,更是台灣扯鈴新生代中,最具舞台魅力的第一好手。

林韋良昨受訪說,本屆明日節雜技大賽二十四隊中,只有他以單人扯鈴參賽。由於中國大使館干預他不能佩戴及揮舞中華民國國旗,只能以中國台灣名義出賽,過程中承受很大壓力,但決賽時仍以零失誤完美演出,博得一千五百多名觀眾起立鼓掌,表演完後他也大聲喊出:「我來自台灣!我愛台灣!」

林韋良的指導教練曾文秀說,另二十三隊大多是來自中國、歐洲、美洲、非洲的職業好手,表演專業雜耍、馬戲等混合雜技,但林韋良是以業餘身分參賽,除有穩健台風和純熟表演技巧,更展現獨創的「單手迴旋」、「同扯三鈴」招式,並搭配柔軟身段和迷人微笑,征服現場觀眾及評審。

為台灣創造奇蹟
陪同出賽的曾文秀說,就連中國籍評審、中國雜技家協會副主席李西寧,四場比賽過程中也多次給予林韋良滿分,並稱許林「為台灣創造了奇蹟」。曾文秀回憶,林韋良決賽表演完畢後,台下觀眾議論紛紛:「他真的不是職業表演者嗎?」主辦單位也稱讚他「造成轟動」,林因而成為該大賽首名通過審核參賽、就以扯鈴奪下最大獎的台灣選手。林韋良說,未來目標是巡迴世界表演,並在國際間推廣扯鈴。


3.16.2008

316 逆轉‧勝 ─ 板橋一隅

clyde編繪

朋友邀一起參加316逆轉勝活動,因為最近很忙,推掉了。可是今天下午三點一過,還是忍不住拿起相機直奔現場,據說國民黨的活動和民進黨的活動路線多有交錯,令人不太放心。我跟的是國民黨的遊行,人還蠻多的,應該有2萬人左右。(照相技術不好,相機也很兩光,隨便看看囉!)

光榮里隊伍



XX里隊伍 (看不清楚字啦!)


海興里隊伍


樹林鎮第30支隊伍


新莊市隊伍


國民黨臺北縣遊行目的地 ─ 板橋體育場外廣場


老實說,遠遠看到目的地是體育場時,有嚇一跳,
暗付:國民黨的活動才廣告五天,來這麼多人啊?!
可是實際近入場內,啞然失笑,
原來不是在體育場內,而是在外面的廣場上。
好啦!從半途一直跟隨到遊行目的地,仁至義盡,
拍得差不多了,不知道另一個場子的活動還在不在,去看看。

小狗隊 ─ 白色拉拉。最左邊那隻和Ray長得很像,真想念遠方的Ray。


遊行人潮 ─ 在這裡遇到一個七十餘歲的爺爺,穿著逆轉勝的黑色衣服,看起來比實際年齡年輕許多。他就站在我身旁,在紅綠燈下等著與前來的人潮擊掌。沒照片‧沒真相嗎?呵,不好意思...也許是因為自己不愛照相,所以也不會主動拍人物特寫。 ^^


遊行人潮 ─ 經過板橋車站


遊行學生 ─ 拿標語右邊那個是外國人


遊行人潮


看出雙方遊行隊伍的差異了嗎?國民黨的隊伍,讓我想起小時後排路隊放學,或是運動會的時候閱兵典禮,整齊是很整齊,但是,這應該不是閱兵典禮吧?!這活動不是全民大遊行嗎?還要分鄰里集合的喔?真詭異。反觀民進黨的遊行民眾,還真的是「遊行民眾」,很多人並不喊口號,只是默默地走著。

今天,主要是跟國民黨的遊行,拍民進黨的遊行時,人潮已經散得差不多了。媒體記者不太拍綠營的活動,想知道今天各地「逆轉勝」活動如何,請看:

台灣玉山長昌台

與媒體對抗

年糕料理館



3.13.2008

暴力的真相

記得在眷村長大的社會學教授說過,他無意間在國外圖書館舊報紙看到有關臺灣的歷史紀錄,「暴民」背後的真相是國民黨操控媒體所塑造出來被攻擊的假相,國內人民只看到民眾如何以暴力對待警察,看不到的是被警察打得半死的人民,他們之所以暴力,其實是來自於憤怒的反抗。從此他便唾棄國民黨。

國民黨立委擅闖民進黨總統候選人競選總部,目無法紀。更讓人失望的是其支持者是非不分,現在資訊已經很發達,比起以前資訊不對等的狀況要好很多,會使用電腦人應該也具備簡單的查詢能力,要找尋比較符合事情真相的資料應該也不難,不知道這些支持者如此造謠的用意是什麼?


資料來源:馬蕭官網
(sorry...偶家地板坪數不夠大,右邊被切到了:P)

記者會、新聞、現場畫面、網友討論等民進黨陣營蒐集之資料──

年糕料理管:輸不起就亂 肖想贏也亂 亂黨!

台灣玉山長昌台:台灣人,你為什麼不生氣?

法律問題

漢堡挑軟的吃:費鴻泰等嫌犯面臨的刑責

3.10.2008

你所擁有的自由,不是理所當然




他是你的孩子
他們青春 自信 帥氣 漂亮
有時充滿正義感
有時完全進入自己的世界

廿多歲了
已經多久 你不曾和他促膝長談
告訴他這廿多年來的種種改變

他三歲的時候
蔣總統逝世 全國守喪一個月
他五歲前
有上千條歌曲被禁唱
他四歲時
人民還在高喊總統民選
六歲時
還有人遭遇滅門血案 政治屠殺
他七歲時
還有人自焚 爭取言論自由
他十二歲前
警察還可以毆打遊行民眾

這些歷史都過去了
但真的 他們並不很遙遠

你的孩子必須知道
沒有憲兵可以檢查他iPod裡的歌曲
當年反對總統民選的人
現在也參選總統了
吶喊總統下台可以不用坐牢

這些都不是天經地義
這是我們用血淚換來的自由

請和你的孩子促膝長談

告訴他
在他身上的這一切
是多麼珍貴
請守護孩子 你就是台灣的守護者

===資料來源:台灣玉山長昌台===

我是被守護的孩子。
蔣經國逝世,全校戴黑紗布一個月,
當時曾經因為戴黑紗布和阿嬤鬧翻。
家裡沒死人,哥哥妹妹也都聽話不戴,
只有我奉老師的話為聖旨,阿嬤氣極了。

那時候,不懂禁歌、禁書是什麼,
可是我知道出門在外要禁說母語。
那時候,不知道政治屠殺是什麼,
可是我知道有一群暴民反抗政府。
那時候,不知道言論自由是什麼,
只知道飯可以多吃、話不能亂說。

多年以後,阿嬤過世,
因工作的關係接觸臺灣歷史,
想起阿嬤的話...
慢慢地我才發現,母語多麼珍貴,
那些禁歌、禁書如此撼動我心,
原來我可以批判政權而不必坐牢;
慢慢地我才發現,那些所謂的「暴民」,
其實是犧牲生命與家庭,付出血淚,
為我爭取今天這一切可貴的自由。

於是,我知道,
今天我所擁有的一切,不是理所當然,
我願意像前人守護我一樣,守護未來。

3.08.2008

緘默=反對台灣加入聯合國

UN for Taiwan
Als die Nazis die Kommunisten holten,
habe ich geschwiegen;
ich war ja kein Kommunist.

Als sie die Sozialdemokraten einsperrten,
habe ich geschwiegen;
ich war ja kein Sozialdemokrat.

Als sie die Gewerkschafter holten,
habe ich nicht protestiert;
ich war ja kein Gewerkschafter.

Als sie die Juden holten,
habe ich geschwiegen;
ich war ja kein Jude.

Als sie mich holten,
gab es keinen mehr, der protestierte.


當納粹帶走共產黨員,我保持緘默,因為我不是共產黨員;
當他們帶走社會黨員,我依然緘默,因為我不是社會黨員;
當他們帶走工會幹部,我還是沒有抗議,因為我不是工會幹部;
當他們帶走猶太人,我持續緘默,反正我不是猶太人;
當他們帶走我時,已經沒有任何人,可以為我抗議了。

----------------- 德國神學家 - Martin Niemöller

閱讀,是一種精神糧食。去年年底,舊計畫結案、新計畫提案交替之際,繁忙中看完《偷書賊》(The Book Thief),作者以死神的角度,透過偷書的小女孩描述二次世界大戰前後的德國社會。老實說,這本書的開頭有點悶,第二節以後才慢慢吸我,〈拳擊手〉(中文譯書P.222~226)那一段令人印象深刻,深刻是因為作者描述了不公平的遊戲規則,而那樣生動的敘述曾在台灣社會上演,也許現在依然存在。看這本書時,不斷迴盪在腦海裡的是上述Martin Niemöller的詩。台灣即將舉辦第三次公民投票,一些選民的冷漠反應同樣讓我想起了這首詩。


對於政治冷感的朋友常說:自己顧好來就好,管那麼多幹嘛?!我們的教育,從幼稚園到大學都在倡導:『把書讀好就好,別管政治。』以至於我們就算大學畢業、有公民投票權,卻仍不清楚什麼是公民的責任與義務。因此養成了一些當國家需要你盡一份心力的時候,你漠然;當你需要國家支持你的時候,你視為理所當然的人民。在民主國家,人民當然有冷漠的權利,但我做不到,當我瞭解我今天可以隨性閱讀、自由旅行、暢所欲言是前人用生命換來的,當還有政客呼籲人民不要行使公民權利時,我無論如何也冷漠不起來。

第三次公民投票,國內兩大政黨分別提出入聯與返聯議題,入聯有超過二百七十餘萬人連署;返聯亦有超過一百五十萬人連署。撇開藍綠對立,一群在世界各地留學的臺灣學生寫了一封致總統候選人的公開信,提醒兩位總統候選人務必盡力促使公民投票過關,因為: 以國際媒體的思考慣性,一旦入/返聯公投「沒通過」,在國際上傳達出的訊息將是 ── 台灣不願意成為聯合國的一員,或是台灣傾向成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部份。

你願意嗎?當你去國外旅行的時候,你願意說你來自中國嗎?你繳的稅是繳給中共嗎?我們明明有自己的政治體制、自己的國家護照,我們與西岸對面那個國家分明是兩個不同的政治實體不是嗎?東帝汶、科西嘉、蒙特內哥羅與科索沃等,這些國家經過「人民公投」(直接民意)向國際發聲,其民意獲得許多民主國家的承認,我們可不可以也勇敢一點,就讓臺灣成為臺灣。

猶記2007年915臺灣加入聯合國遊行,入聯/返聯都舉辦了盛大的活動。
國民黨縣黨部主委蘇明國表示:目前「重返聯合國」是立法院已正式通過的主張,真正代表民意。(記者陳正一/永康報導)
也不過才幾個月前的事,總統大選將近,
立委洪秀柱表示,不論是入、返聯公投都有超過四成的民眾認為是「假議題」,由民調中可看出公投根本是由上而下的,違反民意。(記者劉映蘭)

民進黨提案以「臺灣」名義入聯,272萬4千餘人連署;國民黨提案則名稱未定,任何名稱都可以考慮,150餘萬人連署。又是代表民意,又是違反民意,「民意」立委說了算?千餘人的民調比四百萬人的連署更具代表性?還有什麼比公民投票的直接民權更能代表民意!

民進黨主張希望兩項公投都過關;國民黨則醞釀拒領公投。國民黨提案,百萬人成案,立院正式通過,也發動返聯遊行;現在又叫民眾拒領公投票,尤其是拒領入聯公投,並且批這是公投綁大選、綠營奧步...支持國民黨的,請你們捫心自問,你們不覺得被耍嗎?這樣不會精神錯亂嗎?除非,國民黨的支持者拒絕臺灣以「臺灣」名義選項,否則支持國民黨提案者,更應該支持民進黨的提案,無論入聯或返聯,其意義就是:臺灣(or其他名稱)進入聯合國。

入聯/返聯公投不是為了國民黨,也不是為了民進黨,更不是為了謝長廷與馬英九,國民黨不應該為反對民進黨而呼籲選民拒領公投票。臺灣加入聯合國是吾等之事,不要期待米國支持,更不必奢望中國不會打壓,如果連我們自己都不願意為自己發聲,我們還能夠期待誰的援手?

臺灣的公投法很詭異,緘默=反對,您的緘默並非反對民進黨、反對藍綠惡鬥,而是反對臺灣加入聯合國。因此,3/22無論總統投給誰,請您一定要記得投公投票!在這樣的時刻,你我都不是局外人,唯有自己堅定地表達成為國際一份子的意志,才有可能贏得其他民主國家的支持。


UN for Taiwan明信片行動 ─ 台灣向前行 加入聯合國



當我們所面對的是國家時,我們都不是局外人



一封為台灣未來寫的拉票信一封為台灣未來寫的拉票信──不只是選出一個總統:沒有國家主權,你無權和其他國家做平等的談判;沒有國家主權,你無法光明正大的參與國際金融機構的會議與政策;沒有國家主權,你為這個世界的經濟付出再多都得不到任何回報。



UN for Taiwna



錯亂的政黨:





===新聞存檔===

拚生活重返聯國 30日啟動 記者陳正一/永康報導 2007/10/25
 「全民拚生活、重返聯合國、青春鐵馬向前行」活動巡迴各地舉辦,台南縣也將在三十日啟動。國民黨縣黨部主委蘇明國呼籲全縣親鄉站出來,一起參與「拚民主」、「拚民生」運動,讓執政掌權的政府官員明白人民真正感受。
 這項活動預計十月三十日上午七時三十分展開,參與人員將在永康市永大路三段三十七號吳健保競選立委服務處旁集結,隨後繞行永康市。沿途經過大灣路、小東路、中華路、中山南路、忠孝路,全程可望一個半小時內完成,並於上午九時至復華三街復華夜市場辦理說明會。
 蘇明國表示,民國六十年退出聯合國時,雖然美國總統持反對立場,原本希望ROC(中華民國)續留,而蔣總統堅持漢賊不兩立,因此至今聯合國還有原會籍紀錄。目前「重返聯合國」是立法院已正式通過的主張,真正代表民意。
 蘇明國指出,執政黨推「入聯」其實很虛幻,因為現在聯合國內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五常任理事國之一,擁有否決權。他強調,唯有推動中華民國返聯才比較有可能性,希望政府聰明機靈點,多重視民生,別再出現「吃米不知米價」的官員。
 國民黨縣黨部除強力要求公職人員參加鐵馬行,並將結合社會各界力量一起推動,凸顯民意需求是拚生活、拚經濟、拚拼民主、拚民生、拚安全。活動當天,至少有三百五十輛鐵馬會一起上街,歡迎基層民眾騎鐵馬、帶空瓶罐加入。

返聯公投 連署人數破150萬 宋拜會國民黨 批返聯公投騙人 返聯國親不同調 國冷處理 2007/11/15 報導記者:郭于中
親民黨主席宋楚瑜拜會國民黨,卻認為黨中央推的返聯公投是「騙人的」,宋楚瑜直接表態批評,但是國民黨卻有保留,包括總統參選人馬英九和立法院長王金平,都沒有對宋楚瑜直接回應,只說返聯是國民黨努力的目標。國民黨連署返聯公投,人數突破150萬,要和民進黨的入聯公投連署相抗衡,還呼籲中選會尊重18個縣市決議,支持二階段領票。
國民黨拼返聯公投,但是親民黨主席宋楚瑜卻在拜會時,直接擺明說不讚成,還批評是騙人的。國親在返聯路線似乎出現不同調,馬英九強調返聯公投是努力的目標。強調國民黨一直為返聯而努力,但是不願直接回應宋楚瑜的批評,連立法院長王金平也避免老調重談,要冷處理宋楚瑜不同聲音可能產生的效應。

藍委公布民調:7成6民眾反公投  2008-03-05 /劉映蘭
離總統大選只剩16天,國民黨部分立委堅決反對公投綁大選,組成「政治安定聯盟」,並公布一份民調,當中有三分之二以上的民眾都認為應該少提公投、多談民生經濟等議題。此外,不論入、返聯公投,都有四成以上的民眾認為是假議題。
國民黨五位女立委,包含洪秀柱、郭素春和李慶安等人在婦女節前夕組成「政治安定聯盟」,公布一份民調結果,要求黨中央再度推動「拒領公投票」行動。在這份民調中,有高達76.6%的民眾希望選舉多談民生、教育等議題,少談入、返聯公投;此外不論是入、返聯公投都有超過四成的民眾認為是「假議題」。立委洪秀柱表示,由民調中可看出公投根本是由上而下的,違反民意。
立委並表示,還有四成的民眾認為,有沒有公投都不影響總統選舉的投票意向,既然如此,就沒有必要一定要公投綁大選,立委李慶安要求黨中央表態脫勾。


入聯公投連署達272萬份 民進黨明送件  中央社 中國時報 2007.11.27 
民主進步黨力推以台灣名義加入聯合國公投連署,截至今天,已成功跨過第二階段連署門檻,達兩百七十二萬份,民進黨明天將向中央選舉委員會遞交連署書。
民進黨將在明天中常會前,舉辦「公投拼過半,入聯護台灣」連署書送件活動,現場將展示兩百七十二萬份公投連署書,總統陳水扁、總統參選人謝長廷發表談話後,會象徵性的將一箱箱連署書搬上車,再由工作人員載送至中選會。
民進黨的「以台灣名義加入聯合國」公投案在五月六日完成提案連署,八月七日由中選會公布通過第一階段連署審查,隨即展開第二階段連署。依公民投票法規定,第二階段連署人數應達提案時最近一次正副總統選舉選舉人總數百分之五以上,也就是應達八十二萬五千三百五十九人(包含)以上,公投案才算成立。


3.01.2008

堅忍的心,逆風前進


喜歡爬山,也喜歡散步,有時候回山上,我會從下公車的地方,走兩個多小時的山路回家。因此,逆風行腳團的活動開始時,便打定主意等他們走到北部,一定要去陪走一段。和平常會一起爬山的學妹約好,2.28這天要一起去行腳。


下午一點出門,等公車的時候遇見一對也是要去參與行腳活動的夫婦,先生是學校的老師,原本有事,剛好學校臨時取消活動,他就開心地拖著老婆來參加行腳。走出板橋捷運站,到處都是要去行腳的民眾,就算沒有地圖也不必擔心走錯路。

一點半到集合場地,人還不算多,與媒體對抗的左獨家正在集合媒抗的網友。


出發的時間比預期晚,陰冷的天氣在行腳團出發的那一刻整個放晴、出太陽,往台北方向的縣民大道滿滿都是人潮,我和學妹被推著往前走,原本走在與媒體對抗的前方、台灣魂的後方,因為要幫Freddy青年團發「逆轉勝」轉印貼紙,我們在人群中鑽來鑽去,詢問大家需不需要貼紙,不知不覺愈走愈快,趕上台灣國家山岳隊伍,又繼續超前。對於沿途被人潮擋住的汽機車感到很不好意思,謝謝警察先生/女士辛苦指揮交通,有美女警察,可惜忘記拍。


我們大約走在隊伍的中段,要上華翠大橋的時候,被珍珠姊的電話攔了下來,原來他們還在後頭。等了十分鐘左右,幾位玉山公民記者終於出現,小牛昨天從桃園走到板橋,今天已經一跛一跛的了,還背著攝影器材,真是辛苦。會合之後,奶神和珍珠姊就一路往前衝,終至不見人影,剩下五隻小貓慢慢走。

翠華大橋果真好大、好長,好像永遠都走不完似的。

民眾自製的「加油」。


橋的另一邊遙遠的地方幾個人拼命喊台灣加油,很大聲。


忘記哪一段路的高樓上的加油。


沿途有許多像這樣的住家,在遙遠的樓頂上喊加油,行腳的民眾也一一回應,很熱烈。

橋上風光。


行腳團即將下橋。


前方是滿滿的萬華居民等待迎接行腳團。


行腳團與路邊等待的民眾擊掌。


不少在路旁等待的民眾是一邊擊掌,一邊掉眼淚。我想向這些人道歉,雖然也和不少陌生人擊掌,有些有練過的阿伯擊得特別用力,是感動,是鼓勵,我多半是躲開了那些熱烈的眼神與反應,只有偶而擊一下,真不好意思,辜負了人家的淚水。這樣熱情的民眾,不只在萬華,一直到我們進入臺北市都有,一點都不像我印象中冷漠的台北城。


下橋之後,七爺八爺隨行。施放煙火,煙霧瀰漫。此時,我們才剛上橋沒多久,遠遠地看見煙火,還說:哪個笨蛋大白天在放煙火,有夠浪費!根本都看不見煙火的美麗啊!


為了排隊上洗手間等了將近半小時,人潮都已經快走到尾聲了,有個阿伯帶著球和棍子,邊行腳邊做特技表演,圍觀的民眾無不拍手叫好。我和學妹在趕路,沒有時間多留,兩人連走帶跑,一直到牯領街附近才趕上Lucy他們。此時,走在人潮中後段的珍珠姊已經在自由廣場和evone會合。

據說阿扁也來和大家擊掌,而且因為行腳團行程延誤,阿扁準時到達,足足等了一個多小時,可惜我沒遇到。


可愛的狗狗。


很有架勢的小朋友。


經過自由廣場天色已經漸漸暗了,另一個學妹要來和我們會合。在中國國民黨黨部前,隊伍突然兵分兩路,聽說另一隊是想抄近路,沿中山南路直走,不過主要的隊伍還是依原本預定的方向前進。從林森南路轉長安東路之後,整條路被擠得水洩不通,我們簡直寸步難行,原本在板橋集合時說沒有很多人的學妹驚呼:天啊!哪來這麼多人,太可怕了吧?!

這個吉祥物白天就在走了。我們遇到他的時候已經是天色全暗,他正在和路旁的人群擊掌,吉祥物裡頭是一位中年大哥,擊掌完趕緊把頭套拿起來,呼吸,說:年輕人行,我也行。我們還是不知道,那個吉祥物是什麼動物。


遇見閃靈的「台灣魂」,趕緊拍起來。其實這時候很想試著拍前前後後的人龍,幾次把手高舉隨意按快門,效果不是很好,作罷。大家都很和善、喜樂,相互加油打氣,有人在人群裡發養樂多給小朋友。


到中山足球場已經七點多,活動早就已經開始,幾位公民記者都走散了,試著聯絡仍不可得;又聽說場內已經爆滿,進不去了,一群一群的人往外走,我們摸不著頭緒,到底還能不能進場?所幸後來有試著鑽進場內,場面真的很壯觀。憑我的兩光相機,根本拍不出那後面黑壓壓的人群,盛況猶如電影哈利波特魁地奇世界盃開場那樣,很震撼。大家走了將近五個小時,有些人為避免一直跑廁所掉隊,連水都沒什麼喝,又累又餓,還好中間也有椅子可以坐,不然爺爺奶奶們站著挺辛苦的。

球場一面。


球場另一面。


球場中間。另外兩邊看台拍不起來了,早知道就跟蘇老借180度的超廣角相機...我在這張圖的某個角落。^^


西部逆風行腳青年團完成了自我的許諾,他們說到,做到,年輕一代不是草莓族,他們可以是很堅強的,期許一步一腳印撫慰前人為民主奮鬥的精神,稱之為「逆風世代」。


東部響應教授團,由台大教授蔡丁貴領軍,這群教授年紀不小,還這樣奔波,令人敬佩。教授很謙虛地向青年們道歉:因為我們這個世代做得不夠,所以才讓你們這些年輕人還要受這樣的痛,實在很抱歉。而我心裡想:台灣的民主是條血跡斑斑的道路,是用一條條人命堆砌起來的城堡,卻有太多的年輕人以為民主就像空氣一樣自然而不懂得珍惜。


崑濱伯不太會講場面話,講來講去來還是那幾句,要加油,要把政權交給真正照顧台灣的人。身旁好多人在流淚,學妹哭得淅哩嘩啦;旁邊站了一個老爺爺,真的很老了,他消瘦的臉頰讓我想起阿嬤,他在無聲地流淚,我想,他一定是那個曾經受壓迫的人之一。阿嬤做農一輩子,一直到民進黨爭取才有老農年金可領,一個月3,000元,雖然比起國民黨的大多數榮民一個月一萬三千五是小巫見大巫,總是不無小補。教授說要向年輕人道歉,而我卻覺得很對不起這些老人家,讓他們活到這把年紀還要承受可能再被國民黨統治的恐懼。


世界巡迴演唱,將台灣推入國際的閃靈主將Freddy,現場唱了一首搖滾的歌「逆轉勝」。(盧兆麟老先生將民主的希望傳承給Freddy等青年之後,已於2.29 灑手人間


Freddy呼籲大家帽子反戴,逆轉勝。


民進黨總統候選人謝長廷帶領大家為台灣默禱。


點萬盞燈,為台灣祈福。


大家累了一下午,明天要上班,老人家身體也撐不了這麼久,何況有不少老人跟著大家一起行腳,八點半左右,謝長廷還在說話,人潮就已經慢慢散了。這場原住民的壓軸,其實沒多少人在看,但是他們還是很努力的完美演出。

我已經衝到舞台下了。


舞台燈光漸漸暗啦!要收工囉!!


我的相機也快沒電,閃光燈都閃不出來。


再來一張。


剩下一盞舞台燈為他們燃燒。


最後,我的相機顯示記憶體已滿警訊。


就這樣嗎?不,還有紀念品呢!別人把手上的轉印貼紙都貼在身上,我一張張蒐集起來了,這就是我第一次參加政治活動的紀錄,很壯觀,很溫馨,很感恩。


散場,和學妹去了士林夜市吃補品,這時已經是晚上十點,平常吃飯速度慢到讓人抓狂的學妹,竟然三兩下就解決晚餐,實在是太餓啦!

【後記】大家都說支持民進黨的人多半是老人,是一高二低(高年齡、低教育程度、低所得),連學妹在集合的時候也這麼說。其實,有很多年輕人,很多年輕的夫婦推著、背著、牽著小孩一起在行腳,幾個老人為年輕人講述被壓迫的親身經驗,覺得年輕人肯站出來很欣慰。這趟行腳,我的眼光都在老人家身上,這些老人,都可以當我的祖父母了,走這麼遠的路,讓人很捨不得;還有一些身障人士,推著輪椅,也在行腳隊伍中。比起「年輕、力壯」的我們,這些人的努力實在不得不讓人注目。

參考資料:

台灣玉山長昌台 ── 您我要共同記住的日子(公民記者團相簿集)、 
您我要共同記住的日子2(公民記者團紀錄剪輯)

年糕料理館 ── 逆風行腳回來了,萬人擊掌站出來

橄欖油報 ── 逆風行腳到台北 眾人擊掌挺台灣

與媒體對抗 ── 逆風前進、最愛台灣」活動最終段實況紀錄

逆轉勝 ── 【逆轉.我的愛】之九:盧兆麟老先生請加油!與我們一起期待放晴的台灣! 

※ 有關行腳的資料許多,在此就不一一列述,請自行Google 逆風行腳。